云南省畜禽遗传资源信息网欢迎您!
在线咨询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管理平台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动态
2018年我国绒毛用羊产业发展现状、未来发展趋势及建议
阅读次数:274   发布时间: 2019/3/14 17:34:27   文章来源:  作者:网络来源    

体系专栏 | 2018年我国绒毛用羊产业发展现状、未来发展趋势及建议

田可川,肖海峰 中国畜牧杂志 

本文主要从我国羊毛产量、进出口量、毛绒价格、养殖成本及国内外绒毛用羊产业技术研发进展等方面对2018 年我国绒毛用羊产业发展现状进行总结,分析存在问题,并对其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展望,提出针对性对策建议。

1 2018 年我国绒毛用羊产业发展特点

1.1 细羊毛、半细羊毛产量小幅增加,羊绒产量下降

根据国家绒毛用羊产业技术体系在新疆、青海、山西、贵州和西藏等绒毛主产区的调研数据,2018 年细羊毛、半细羊毛和羊绒产量均小幅增加。其中,细毛羊调研县(新疆奇台县和南山种羊场、青海门源县和三角城种羊场)细羊毛产量合计为1 317.72 t,比2017 年增长5.33%;半细毛羊调研县(贵州赫章县、大方县和威宁县、青海乌兰县、西藏琼结县)半细羊毛产量合计为1 025.60 t,比2017 年增长11.79%。内蒙古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资料显示,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兴安盟、赤峰市、锡林郭勒盟、通辽市、巴彦淖尔市、鄂尔多斯市、阿拉善盟、呼和浩特市9 个羊绒主产盟市预期羊绒产量为3 262.70 t,较2017 年下降了6.91%

1.2 羊毛和毛条进、出口量均同比增加,羊绒进口量同比减少

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 110 月, 我国羊毛、毛条进口量累计为33.20 t,比上年同期增加14.55%;羊毛、毛条出口量累计为4.91 t,比上年同期增加6.74%;我国羊绒进口量累计为5 457.47 t, 比上年同期减少21.41%2018 年度受全球经济好转及高端羊毛制品消费需求大幅增加等因素的影响,国内纺织企业对羊毛原料的需求大幅走高,推动羊毛进口量的增加。蒙古国因口蹄疫疫情使得2018 年羊绒产量减少,且该国对羊绒出口贸易亦有所限制,我国自蒙古国羊绒进口规模缩减,引起羊绒进口量同比减少。

1.3 细羊毛收购价格大幅上涨,多数地区半细羊毛收购价格上涨,羊绒收购价格上涨

2018 年,奇台县、南山种羊场、门源县和三角城种羊场的细羊毛平均价格分别为3240.028.040.0 /kg, 较2017 年分别上升了42.22%25.00%27.27% 25.00%

2018 年,赫章县、威宁县、乌兰县和琼结县的半细羊毛平均价格分别为20.0018.0025.0012.50 /kg, 较2017 年分别上涨了17.65%12.50%42.86% 4.17%;大方县的半细羊毛平均价格为50 /kg,较2017 年下跌了16.67%

2018 年,榆阳区、靖边县和横山区的羊绒价格分别为192.00190.00190.00 /kg, 分别比2017 年上涨15.66%11.76% 7.95%

1.4 绒毛用羊养殖成本有所上

随着草原生态保护政策执行力度的加强,2018 年度绒毛用羊养殖的饲草料成本依然居高不下,绒毛用羊养殖成本有所上涨。养殖总收益仍以出栏羊收益为主,绒毛产值占比较少。根据产业经济研究团队调研数据,2018 年细毛羊、半细毛羊和绒山羊平均每只养殖成本分别为596.25477.851 001.44 元,其成本的主要构成项目均为精饲料费和饲草费。2018 年调研地区细毛羊、半细毛羊和绒山羊的养殖总收益分别为每只1 031.951 133.131 474.25 元,细羊毛、半细羊毛和羊绒产值分别为每只118.6983.97276.68 元,在各自总收益中所占比例较低, 分别为11.50%7.41% 18.77%2018 年调研地区细毛羊、半细毛羊和绒山羊的养殖纯收益分别为每只435.70655.28472.81 元,较往年水平略有增加。

2 我国绒毛用羊产业技术研发进展

2.1 优质、高产毛绒羊品种与种质资源高效利用的创新繁育技术不断得到强化

毛囊发生发育机制研究成为新重点。基于基因组、转录组、蛋白质组以及表观遗传学等不同组学的绒毛调控分子机制研究系统又深入, 现代生物技术应用于绒毛用羊育种得到进一步发展、推广范围进一步扩大,明显加速了育种进程,已成为许多育种单位和企业的常规技术。利用分子标记辅助选择育种技术加速培育高产稳产、优质专用、安全高效、环境友好的新品种正逐步成为我国绒毛用羊育种的核心技术。

绒毛用羊多胎性能成为研究新热点。调整育种方向、目标和技术路线,培育和推广产毛绒量高、品质优、繁育多胎、适宜标准化养殖的新品种已成为绒毛用羊育种和生产的发展方向,也是绒毛用羊产业发展的核心。2018 年,我国选育了综合性状优良的新品种(系), 新建一批绒毛品质优良和高效繁育的核心群。高产、质优的苏博美利奴、高山美利奴羊、布鲁拉、内蒙古绒山羊等推广数量仍持续扩大,发挥了重要的增产作用。

2.2 饲草料资源及轻简化效率形成机制与调控技术更加科学

随着各地近年来为保护生态环境做出的努力, 可持续发展的观念深入人心,绒毛用羊的生产将更加注重草地生态的保护及利用,根据各地的生态状况将会形成多元化的养殖模式。在新型饲料原料和农副产品资源的开发领域,研究起点高、技术领先,重视农副产品资源的深度开发和糟渣类农副产品加工下脚料的综合利用,现代的储藏技术、散运等运输技术、防霉技术、包装技术等新型技术得以充分发挥,以实现饲料资源的保质和有效降低流通成本,同时达到环保的目的。

通过调查我国饲料资源存量,集成绒毛用羊常规和非常规饲料资源开发利用的关键技术成果,提高我国新型饲料资源开发与产业化水平,增加饲料资源供给,缓解饲料资源短缺的现状。利用微生物和基因工程等生物技术手段,筛选脱出有毒有害物质,提高消化利用率,建立节能型发酵工艺和设备,生产新型饲料; 开发高效节能的新饲料资源防霉技术,研制成套设备, 攻克各种资源储藏技术的应用难题。

2.3 依靠生物控害技术提高绒毛用羊重大疫病综合防治水平

国内 CNKIhttp://epub.cnki.net/)收录的数据显示:2018 年度国内中文期刊发表与山羊和绵羊相关的研究论文共有1 115 篇,其中与绵羊或山羊疾病相关文献161 篇,论文总数与2017 年(267 篇)相比稍有降低,总体来说研究水平有所提高。主要研究内容为绵羊、山羊细菌和病毒病的诊断与防治,以及寄生虫和普通病的诊断和防控方法。

随着畜牧业转型升级,半舍饲、全舍饲养殖成为主要饲养方式,舍饲疫病防控/ 治技术研究成为主攻方向。在国家发布的“十三五”科技计划项目中涉及羊病防控研究和示范的课题增多,这将极大地推动我国羊病防控技术的发展。国内利用基因重组方法研制了多种多价疫苗和标记疫苗;研发了多种简便、快速和灵敏的诊断检测技术和方法。按照国家的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重大动物疫病控制和消灭计划开始全面实施,兽医工作从疫病防控向疫病防控和动物产品安全监管并重全面转变。

2.4 大力发展以无害化和自动化为核心的集约化环境控制技术

资源化循环模式方面,目前农业部已将我国分成七大区域,因地制宜地选择九大模式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进行整县制推进。绒毛用羊规模化养殖以沼气和生物天然气为主要处理方向,以农用有机肥和农村能源为主要利用途径,全面提升畜禽养殖与粪污管理水平。利用农作物秸秆、饲草、尾菜渣等进行饲料加工,收集本企业自身羊场和分散羊场的羊粪、沼渣、秸秆、尾菜榨汁等原料进行高温堆肥生产有机肥和沼气生产,生产的沼气用于锅炉、办公及附近居民用气。沼液和有机肥再用于当地特色农业种植施肥,构建了“高效农业种植+饲料加工+畜禽养殖+食品加工+有机肥生产+沼气集中供气+尾菜加工”产业链和循环农业模式。从源头减量、无害处理、资源利用3 个重点环节入手,重点推广“种养结合”、 “清洁回用”等技术模式,推动我国绒毛用羊养殖产业健康发展。

对高床漏缝式羊舍和塑料暖棚的设计、粪污处理以及饲养管理等所需的养殖设施、设备等进行了总结, 为养殖者提供了羊舍设计的参考。随着计算机、通信、网络、物联网和云计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我国的传统养羊业将改造为“专业化生产、标准化管理和规模化经营”的现代养羊产业,借助一些新兴的技术来帮助羊场管理。养羊生产的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自动化生产关键技术及配套技术成果集中应用较多,规模化养殖场多能实现自动通风、自动清粪、自动饮水、自动消毒、自动控温、智能监控,采用全混合日粮技术和机械化上料技术。

2.5 绒毛加工领域新技术继续得到规模化应用

我国是羊毛和羊绒生产大国与进口大国,同时还是羊毛制品和羊绒制品的消费大国与出口大国。在我国,毛纺工业高度市场化且产业链完整,能生产加工不同质量、各种品类的产品;随着毛纺行业日趋市场化和工业化, 我国毛纺工业已经发展形成毛条、毛纱线、面料、毛毯、地毯、毛梭织、针织服装、羊毛被、毡制品等多品类、上下游产业链配套齐全的生产加工体系,其中75% 以上的羊毛用于服装类产品。山羊绒作为我国唯一出口世界市场的畜产品,羊绒及制品主要出口欧洲、美国、日本及东南亚国家,约占同类产品的80% 以上。目前, 以羊绒集团为龙头的大企业开始加速品牌国际化推广进程,形成了以内蒙古为主要羊绒原料和羊绒深加工基地,辐射宁夏同心和灵武、河北清河、浙江、广东、新疆和北京的羊绒产业格局。经过多年发展,产业链从单一的羊绒衫加工,发展到现在的全系列羊绒制品及服装加工,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条。

随着国家环保力度的不断加强,纺织行业更加注重绿色清洁化生产,而羊绒加工是纺织行业开展绿色产品评价体系的先行者和倡导者,《绿色设计产品评价技术规范羊绒针织品》标准的发布,成为国家工信部开展的绿色制造体系建设工作中纺织类绿色设计产品系列标准中的试点示范。另外,纺织加工企业联合相关研究机构自主研发全自动新型羊绒分梳设备,与传统分梳设备技术相比,在加工同等数量羊绒原料情况下,人工成本可节省60%,能源消耗降低35%,综合经济效益提高30% 以上。除此之外,建立专业研究机构致力于解决羊绒从分梳、纺纱到成品各个阶段的共性技术问题,将创新融入到羊绒产业链的各个环节。

 

3 2018 年我国绒毛用羊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3.1 部分地区绒毛质量有所下降

2018 年多数调研地区的绒毛价格较2017 年出现小幅增长,但同期活羊及羊肉价格上涨幅度更大,羊肉较绒毛的比价优势更加显著。此外,个别地区重点扶持地方优势农产品发展, 绒毛用羊养殖受到肉羊及地方优势农产品冲击明显。为追逐经济效益,部分农牧户使用肉羊品种倒改绒毛用羊,导致品种退化,羊毛(羊绒)明显变粗,绒毛质量水平有所下滑。还有部分农牧户因资源环境约束和绒毛效益低“转产”肉羊或者其他地方特色农畜产品, 绒毛用羊养殖规模扩张乏力,绒毛生产形势较为严峻。

3.2 农户养殖管理方式较为粗放

多数农牧户主要依靠自身积累的养殖经验从事绒毛用羊的养殖管理,养殖条件落后、管理方式粗放,实用养殖技术应用水平偏低。除了少量国营牧场、规模养殖场、养殖小区和示范户外,大部分农牧户养殖设施简陋,畜牧养殖机械配备较少。大多数农牧户受自然资源环境制约仍以传统放牧或半舍饲为主,放牧期间完全依靠羊只自由采食,舍饲期间各种饲草料的饲喂量、搭配比例随意性大, 饲草料浪费较为严重,青贮饲料和加工饲料较少使用。虽然各调研县均开展了绒毛用羊养殖技术方面的培训, 但是受农牧户自身文化水平、语言交流障碍、培训时间及方式等因素影响,农牧户对各类养殖技术的掌握情况参差不齐,饲草加工、穿“羊衣”、机械剪毛、羊舍清洁与消毒、病死羊无害化处理等技术采用意愿均较低。

3.3 绒毛用羊专业合作社发展滞后

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绒毛用羊专业合作社发展滞后,合作社数量较少而且“空壳社”、运作不规范等普遍存在。多数合作社没有章程或者章程形同虚设,合作社对社员缺乏约束力, 社员之间各自独立经营,风险不共担,利益也不共享。多数合作社普遍缺乏长期规划,运行机制不规范、职能发挥欠缺、作用效果不明显。绒毛用羊养殖的专业化、组织化程度依然较低。

3.4 基层专业技术人员缺乏

目前,基层防疫队伍人老龄化、畜牧专业技术人才匮乏,特别是优良品种培育、疫病防治、技术推广等环节,存在人才队伍建设不合理、缺乏新型人才的难题,制约了基层技术服务推广工作的正常开展,也不利于绒毛产业技术水平的提升。同时, 从事绒毛用羊养殖的农牧户年龄普遍偏大,受教育程度偏低,年轻的农牧民大多外出打工,较少从事绒毛用羊养殖,造成绒毛用羊产业从业人员结构不够合理, 后备劳动力资源缺乏。另外,农牧户对新知识、新技术的获取存在一定的认知局限,不能够及时掌握和应用先进的养殖技术,同时还存在着思想观念传统和落后、市场观念缺乏、经营意识淡薄等问题,使得绒毛用羊产业难以快速发展成为现代化的产业。

3.5 绒毛交易优毛(绒)优价机制不完善

我国绒毛主产区主要分布在我国西部和北部地区,绒毛交易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大部分农牧户销售绒毛主要是通过个体商贩上门收购完成,双方往往经过简单的讨价还价进行交易。绒毛收购仍以污毛(绒)计价为主,个体商贩和农牧户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对绒毛进行分级定价交易,交易价格主要由农牧户和贩子讨价还价后确定,“压价”、“混等混级”交易现象普遍,致使绒毛产品难以实现“优质优价”。另外,个体商贩的人员、数量不固定,其行为亦带有较强的不确定性,一旦市场加工需求减少,个体商贩数量就会随之锐减,容易出现卖毛(绒)难的问题。所以,专业合作社、机械剪毛队、信息服务、流通服务、优毛(绒)优价机制等社会化服务体系有待完善。

 

4 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发展趋势

4.1 细羊毛、半细羊毛将小幅增加,羊绒产量将小幅下降

2018 年细羊毛销售价格较2017 年有大幅上升, 同时活羊销售价格从2017 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升高,细毛羊养殖收益有所增长。同时,国家及地方政府不断加大对细毛羊产业的扶持力度,也推动了农牧户养殖积极性。随着养殖效益增加及外部环境的改善,细毛羊主产区整体养殖规模有所增加。预计2019 年细毛羊存栏量将会小幅增加,细羊毛产量将随之上升。

2018 年半细羊毛价格有所增长,同时受活羊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农牧户养殖积极性有所提高。加上受传统生活习惯影响,半细毛羊主产区农牧民对半细羊毛具有刚性需求,预计2019 年半细毛羊的存栏量和羊毛产量将小幅增加。

受肉羊养殖的冲击以及生态保护政策实施力度进一步加强等因素影响,绒山羊养殖规模存在减少的趋势,因此预计2019 年羊绒产量将小幅下降。

4.2 细羊毛、半细羊毛和羊绒价格均将呈现上涨趋势

根据国内外经济运行形势和绒毛供需状况,预计2019 年细羊毛、半细羊毛和羊绒价格均呈上升趋势。从需求层面看,2018 年世界经济正处于反弹复苏阶段,虽然受政策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影响,2019 年世界经济增长依然稳定,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达经济体增长态势明显。我国经济虽然处于长周期的底部,但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推进使经济发展呈现出质量提升、结构优化的积极趋势。外部经济环境及消费者羊毛制品消费需求的增长变化等因素可能使细羊毛原料需求小幅增长,从而带动细羊毛价格上涨。从供给层面看,受澳大利亚、南非干旱天气等因素影响,20182019 年度羊毛供应量将继续减少,高品质的细支毛产量更是供不应求,低供应量将支撑细羊毛价格持续坚挺。

半细羊毛的价格将小幅上涨。国内外经济环境改善、羊毛制品消费增加也会带动半细羊毛价格的上涨。同时,半细毛羊主产区居民对半细羊毛具有刚性需求, 导致半细羊毛价格长期较为稳定。因此,预计2019 年半细羊毛价格将小幅上涨。

羊绒的价格将小幅上涨。随着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好转,羊绒制品消费具有较高的增长潜力。从羊绒供给看,绒山羊主产区养殖规模受自然环境和禁牧政策等因素影响,养殖规模有下降趋势,羊绒产量可能减少, 有利于羊绒价格的回升。羊绒终端消费回暖,供给量减少,预计2019 年羊绒价格将上涨。

 

4.3 绒毛用羊标准化、规模化养殖程度将逐步提升

随着国家和地方相关扶持政策的持续推进,绒毛用羊标准化规模养殖水平将进一步提升。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推行农业标准化生产,建设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在绒毛用羊生产管理、销售流通、金融保险等环节提供的资金扶持力度和资金引导作用进一步加强,撬动规模化经营主体增加生产性投入,其标准化规模化养殖水平也会随之提高。国家及地方政府将继续制定并推行畜禽标准化生产管理体系,特别是在生产标准、饲料标准、疾病防疫标准和产品质量标准等方面,通过制度约束和法律保障提升标准化规模养殖的规范化程度,以确保绒毛用羊供给质量和产品质量。上述措施有利于绒毛用羊产业从传统放牧饲养模式向标准化规模养殖模式转变,从粗放经营向集约化经营转变。预计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的标准化、规模化养殖程度将进一步提升。

4.4 绒毛用羊产业的组织化将逐步提高

部分绒毛用羊主产区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产业组织模式,养殖主体构成逐渐从一元单体结构向二元及多元主体结构过渡, 养殖、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的横向或纵向协作领域进一步拓展,不同养殖主体以合同契约的形式建立了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专业合作社的辐射带动作用将进一步增强。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统筹兼顾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扶持小农户,发展多样化的联合与合作,提升小农户组织化程度。这些政策将有助于不同类型养殖主体以合作社为纽带建立产业联合组织,提升协作深度和广度。因此,预计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的组织化程度将有所提高。

4.5 绒毛用羊养殖水平将稳步提升

绒毛用羊主产区在逐步完善基层畜牧技术服务和推广体系,不断加强基层畜牧技术人员队伍建设,提升业务水平和专业技能, 同时创新基层技术服务组织运行模式。绒毛主产区已经建立一套农牧业教育体制,在良种选育选配、人工授精、饲养管理、饲料配比、程序化防疫、无害化处理、机械剪毛等方面对农牧户给予及时有效的技术支持和培训,并不断提高农牧民的商品经济、市场经济意识, 使其逐步从传统牧民向新型职业牧民转型,为绒毛用羊产业的现代化管理提供人力资源保障。预计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的养殖技术水平将稳步提升。

4.6 绒毛用羊产业将更加注重品种保护与改良

调研数据显示,部分地区品种退化较为严重,细度整体持续变粗,绒毛品质下降明显,也造成绒毛用羊养殖效益偏低。因此,绒毛用羊主产区良种繁育兼顾品种保护和生产性能改良,既在保护核心种群基础上侧重超细型、多胎型、体格大型等优良品种(系)的选育,同时加强原种场、种羊场等良种培育机构与规模养殖场、养殖小区及农牧户等扩繁主体的横向合作,在保持现有绒毛品质的基础上,通过经济杂交改良提高产肉率, 以此提高养殖收益。预计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将更加注重品种保护与改良。

4.7 绒毛用羊产业将更加注重饲草料生产供应体系建设

随着资源和环境约束压力加大,绒毛主产区积极加强可利用草场资源的管护,提高草原生产力和载畜量, 不断优化主产区“粮、经、饲”三元结构,依托粮改饲试点、草牧业发展试验试点、高产优质苜蓿示范建设项目、秸秆养畜等,积极开展人工饲草种植,扩大集中连片、林草一体化人工饲草料地种植面积及配套节水灌溉设施,优化牧草种植结构,增强饲草料生产供应保障能力。随着国家对饲草料产业发展的重视和财政投入的增加,预计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发展将更加注重饲草料供应体系建设,为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助力。

4.8 绒毛用羊产业的金融保险扶持力度将加大

2018 年国家在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建立涉农资金统筹整合长效机制,增强财政资金引导作用和新型经营主体支持力度,拓宽资金筹集渠道;建立多层次的农业保险体系,满足多样化的金融需求。为贯彻落实中央“一号文件”,中国银监会及各下属金融机构必将出台相关政策加大对畜牧养殖业的金融保险扶持力度。绒毛用羊主产区地方政府将加强与金融机构的合作,探索制定畜牧业贷款管理办法。金融机构抵押融资方式会更加灵活多样,贷款授信额度、放贷进度和回收期限等会更加合理以保证与牧业生产周期相匹配,同时各地方也会积极推进畜牧业政策性保险试点改革,将绒毛用羊纳入当地农业政策性保险保费补贴的品种范畴, 适度提高保障水平,引导更多农牧户以养殖保险方式提高避灾减损能力。上述政策有助于解决绒毛用羊养殖户生产资金困难,降低养殖风险,激发扩大再生产积极性。预期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的金融保险扶持力度将加大。

 

5 2019 年绒毛用羊产业发展建议

5.1 加大绒毛用羊良种繁育推广体系建设的投入

加强对原种场、种羊场、扩繁场(站)等绒毛用羊良种培育和推广机构的扶持力度,增加育种保种经费的投入, 加强超细型、多胎型、体格大型优良品种的培育,以保障并提高细毛羊养殖户经济效益。

完善良种推广服务网络建设,加强良种繁育推广管理工作。以试验站、种羊场为核心,做好绒毛用羊优良品种的保护与扩繁工作。鼓励各级繁育场(站) 和周边农牧户开展联合经营等多种方式,以便农牧户参与优质绒毛用羊核心种群保护工作。加大对人工授精场(站)的基础设施及配套设备的资金投入,推广普及人工授精技术,引导农牧户进行品种改良和更新。

5.2 强化基层人才队伍建设,加强对农牧户的技术培训

加强对防疫员、配种员等基层畜牧从业人员队伍建设, 完善基层畜牧技术服务体系,如:加强现有人员培训的力度提高其综合业务能力,引进高技能、高学历技术人才充实绒毛用羊专业技术推广队伍,保障基层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建设的财政投入等;充分了解农牧户对养殖技术的需求情况,重点加强对良种选育选配、人工授精、饲草营养配比、青贮制作、穿“羊衣”、机械剪毛、分级打包、疾病防控等实用养殖技术的培训;创新技术培训的方式方法,在传统的组织技术培训班、专家讲座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通过新媒体分享和传播先进养殖技术,使农牧户更加高效、便捷地了解和掌握新技术。

5.3 规范合作社并发展多种形式的产业联合组织,提高农牧户组织化程度

 加强对已建立的专业合作社的监管和规范,帮助引导制定规范章程和运行制度,鼓励其通过股份合作等多种利益分配方式加强合作社与社员之间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机制,保证合作社规范运营,切实发挥其辐射带动作用,查处和取缔以套取国家项目资金为目的的“空壳社”;加强对合作社主要管理人员的职业培训,使其掌握合作社从注册到经营管理的整套运行机制,提高合作社的实际管理水平, 更好地带动农牧户发展。在发展合作社的同时,注重其他多种形式产业组织的发展,积极探索和发挥种羊场、养殖小区、屠宰加工企业、绒毛加工企业、养殖协会等主体对绒毛用羊养殖的带动作用,提高农牧户的组织化程度。

5.4 推进标准化养殖设施建设

整合利用资金开展草原围栏、牲畜暖棚、饲草料储备库、人工饲草基地和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强对小规模散养农牧户养殖设施改善的扶持力度,逐步实现绒毛用羊的养殖设施标准化。

完善饲草料加工、秸秆转化利用等基础设施建设, 提高农作物秸秆及其副产品的转化利用率,加强青贮和饲草料加工调制及预混饲料的生产及相应的技术培训,增强饲草料生产供应保障能力。

促进饲草料商品化交易流通,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饲草料交易市场,引入大型饲草料加工企业,对饲草料供销周转贷款给予适当贴息补贴。在饲草料紧缺的细毛羊主产区加强饲草料外调与内部调剂,对外调饲草料的农牧户给予人工、运费等方面的补贴。

5.5 推行工牧直交等交易方式,规范羊绒流通市场建设

积极推动绒毛用羊产业链建设工程,发挥体系的公益性作用,密切关注养殖、生产、加工、流通及贸易各个环节的联系,针对产业链各环节存在的具体问题出台针对性的政策措施或实施重点扶持项目,促进产业协调发展。积极推动工牧直交等交易方式,促进农牧户与加工企业通过合作社、养殖小区、养殖协会等建立长期生产供应关系;加快制定具备可操作性的绒毛分级方法和分级收购标准,建立绒毛售前检验制度并积极推广公正检验,逐步实现绒毛“优质优价” 的销售机制;加强对绒毛销售环节的监管,对收购商贩刻意压级压价、提供虚假信息等问题进行严厉处罚, 营造良好的绒毛销售环境,规范市场流通秩序;通过出台土地、金融、税收、资金等优惠政策,扶持建设布局合理、功能完善、辐射性强的绒毛原料交易市场, 为农牧户和加工企业的绒毛交易提供便利。

5.6 加大对绒毛用羊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

提高绒毛用羊良种补贴的力度。一是扩大人工授精补助政策的实施范围,将绒毛主产区内使用良种精液开展人工授精的养殖户(场)均纳入补助范围。二是恢复种公羊补贴并适当提高补贴力度,建议在不具备人工授精实施条件的地区恢复种公羊补贴政策,补贴标准与其市场价格挂钩,补贴数量尽可能满足所有养殖户的需求。

出台能繁母羊补贴政策。绒毛主产区内的规模养殖场和小规模散养户均应纳入补贴实施范围,补贴标准应与其品种、生产性能挂钩,实现“优品优补”。

加大对绒毛产业的金融支持力度。针对农牧户养殖过程中的资金困难、绒毛生产加工企业在绒毛收购过程中的资金周转不足等问题,建议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担保机构等多方合作,加大对养殖户(场)和绒毛加工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如简化贷款操作程序、提高贴息支持力度、创新贷款担保方式等。

建议绒毛主产区各级政府应加大对绒毛用羊养殖的重视程度,将绒毛用羊产业作为当地重点发展的产业纳入政府政策支持范围,尽快建立起完整的政策支持体系.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